找回密码
 入世江汉(邀请注册)
返回列表
查看: 1707|回复: 4

【皇城司】组织设定

[复制链接]

版务策划 版主管理

铜钱
7509 文
谷物
6989 石
纹银
500 两
年龄
0 岁
剧目
0 出
魅力值
0 点
武力值
0 点
声望
0 点

炯炯有神

未结剧目0
黑曜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8-1-10 09:41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皇城司·组织设定

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版务策划 版主管理

铜钱
7509 文
谷物
6989 石
纹银
500 两
年龄
0 岁
剧目
0 出
魅力值
0 点
武力值
0 点
声望
0 点

炯炯有神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黑曜 发表于 文兴三年十月二日 (冬) 2019-11-22 22:11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皇城司·设定】

天子耳目,心腹之人,依祖宗法,不隶台察,边阃之事,纤悉必知,一掌宫禁宿卫,一掌刺探监察,乃直属皇帝的特务机构。皇城司前身系武德司。武德司起于五代,其名称出现可上溯至五代后唐:“武德使史彦琼者,以伶官得幸,帝待之以腹心之任,都府之中,威福自我,正言以下,皆胁肩低首,曲事不暇…” 至后汉隐帝诛杀权臣,“乾祐末,隐帝用武德使李业等谋,诛大臣杨弅等…”武德使为皇帝爪牙,权柄甚重,牵制“宿卫诸将”和枢密院。承平元年,改武德司为皇城司。

【皇城司·机构】


皇城司下隶分管警卫的亲从官和探查消息的亲事官,朝廷划拨精锐部队,充任亲事官,又从亲事官中,简拔有材勇者,为亲从官,所以两者有很多一部分是双重身份,都是直接听命于皇帝的特殊组织。设提举皇城司一员,许直达闻奏,设提点皇城司二员,位在提举之下,辅助提举皇城司。
下又分亲事官正使、副使、察司及亲从官正使、副使、曹司,虽说等阶相同,但相对意义上来说亲从官要比亲事官更高一等。
察司即亲事官中最低位的探子,曹司即亲从官中最低位的侍卫。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版务策划 版主管理

铜钱
7509 文
谷物
6989 石
纹银
500 两
年龄
0 岁
剧目
0 出
魅力值
0 点
武力值
0 点
声望
0 点

炯炯有神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黑曜 发表于 文兴三年十月十六日 (冬) 2019-11-26 11:48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
丹青
戏段
陆定权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一句“生分”我读到他即使身为君王亦怅吐的无奈,使我抬眸惶恐,捕捉到月华清冷下那眼角一闪而逝的寂隅,是无人可诉畅的寂寥,他蟠居深宫太久,久到只能靠追忆去怀念曾经遨游九天的纵快,我却忘了,他虽是一代帝王,却非生于金笼之中,真龙非雀,见过天南地北的广袤,自然不会拘泥于朱墙宫门内的勾心斗角

有时候他向我问及一些民生边防,或许只是想知道那江南塞北的雪,是否还是记忆中的模样

再垂下眼,敛去滔浪归澜,潮起潮落,携起味笑视之以对,再无畏退

“陛下所言,臣不敢当,自归附楚王府起,臣这条命就讫赖陛下苟活,自然臣眼中的天下,便是陛下执手的天下,臣之所做,皆顺应天命,不敢承陛下恩情,只要陛下还用得着…..”

揭我忠心昭昭

“臣誓死以捍君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邵林风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良宵琼阙,冷璧肃杀,一轮秋影转金波,晃亮深暗岳峙的一影,屈肘握鞘攀上镂纹刀柄,春水出鞘,寒光乍泄寸寸催命。既身负皇权之卫,怎可容奸宄逃窜,暴徒逞凶。

急风摧折青袍翻卷,腰间黑绶衔玉,隐约是“风”之一字遒劲古澹。一寺枫叶堕愁红,这漫天赤叶烟雨,两影浓淡若竹,合围之中却自成一身风神洒落,平掌缓抚刀身潺潺水纹,那是一簇揉散的澹澹白日,鬼蜮附刀,饥噬人肉,不杀不收。

十年前邵林风驰骋沙场,挥抡一杆七尺钩镰枪,斩将搴旗,纵横捭阖,为的是那熏灼功名,力捍危疆。如今手持一柄官制春水刀,甘入阴蜮,噬不见齿,为的是湛恩汪濊,皇权浩荡。而自始至终铁笔如椽,铜史所载,愿为天子之刃,一把陵劲淬砺的刃。

推刀转环,拆招数十,看准时机欺身向前三指扼其咽喉,遒臂蓄力,猛然绝筋断脉将人摔于足下,皂靴沾着污泥残叶碾其胸膛,竖刀插地,俯身偏首迫近,扬唇冷笑兴意渐浓,兽穷则齧,狂吠慆慆,待我敲断爪牙,看你如何磨齿吮血,再行不义!

“敢动我的人,找死。”

言讫抽刀落刃,血溅三尺。昨日天道净土,今日血光滔天,他日三木锁身,落此樊笼,便是和朝廷作对的结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唐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这把刀可杀人,但此刻杀不得人。不提城中尚有多少个同党,抓住活的也不代表能活一世。况且拂天子颜面,视大宋无物,予人痛快岂不让刑狱浪费?我便想让他好生体验下旁人所体会过的惊慌不安,死,可真不是能解决事情的最好办法。

但游戏一阵也该暂放,时不待我,逼入院中时忽然出声两字:“盘龙!”

声落时后方银丝暴射缠身,也不知她哪来这么大力气竟将束缚之人朝后拉去。而那汉子双手未束,后退时长棍仍能舞动。眼见一头砸下,偏偏不避。足下一蹬冒棍风将临时,赫然扬刀断其伤臂。

血泼扬起掩今时明月,哀嚎时一只粗臂重重落地,少了几分挣扎的力量。漠然缓步上前,右腿一扫人下身见他直接扑在地上后,一脚踩背稍用了内力,因此挣扎无用,抬右手,有血珠自春水刀身缓缓凝聚在尖上,刀尖对准后脑时血落发间。

“乖乖听话不好么?非要这么大动干戈?”

讲这话时语气中窥不见半点怒气,随言深只有越发温和的声音。

“你看,你浪费我时间,你能喘气的时间也就少了。这么浅显的道理,为什么要我教你呢?还是辽人蠢笨至此,真以为我大宋无人到可以让你们在天子脚下为所欲为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版务策划 版主管理

铜钱
7509 文
谷物
6989 石
纹银
500 两
年龄
0 岁
剧目
0 出
魅力值
0 点
武力值
0 点
声望
0 点

炯炯有神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黑曜 发表于 文兴三年十月十六日 (冬) 2019-11-26 11:49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黑曜 于 2019-11-26 11:53 编辑


丹青
戏段


崔瑶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“皇城司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”——随人言,己亦扪心自问。

是庙堂高远,食君之禄,为国效命?或是无间地狱,生者难还?无论在朝在野,只要闻得“皇城司”之名,先丧三分胆,见了春水刀,便身抖如筛,个个如见阎罗般避之不及。

掌心抚上春水刀柄,陡然握紧,身上官袍如负千斤重,乌瞳深邃,眼底似有一团火焰,将所有的迟疑、猜忌、惊惶焚烧殆尽,洒然一笑,声坚

  “是个值得我卖命的地方。”

风紧,雪更急,冰棱落上眉梢、发间,似要将人、将这座城尽数掩埋。寒声随风钻入耳中,如冰锥刺脊,凛目抽刀挡身前,那人亦早有防备。彼此拉开距离,庐山真面显露一刹,挥刀平平扫过,试水深浅

  “我比较喜欢醉死在美酒里,大叔要愿意帮我,那可真是——”

春水刀卯力掷人额前,刀出一瞬,身随刀纵出,动若脱兔,十指陡然握作拳,手背隐有流光,空空铁拳两道“唰”地同出,好似流星奔坠,气吞斗牛,力破千钧,直奔对方胸口。

  “谢谢您嘞——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乔芒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这世上没有谁可令我心甘情愿地卖命,从儒门到皇城司,从转轮王到陆定权,禁锢自由的幽闭之地,一展宏图的绝佳跳板,仇恨散了还有权势,而剥掉野望,便也就只剩下性命最重要。倘若某日当真走到决断之时,就此割舍反刺也并不可惜。

连欺师灭祖的事儿都做下了,又还有甚么不能干的。

手攥紧,玉石般的细指被利丝割出一道浅淡的白痕,我直起腰,一时被光芒通彻的灯火晃了眼,不由侧转了脸庞,灯影勾勒出半明半暗的清晰轮廓,束起的发被树枝微微刮散了,有几络垂落在织绘着暗纹的衣衫上,融成一股化不开的酽酽之色。

转过头时,眼前已彻底蒙上一层赤红的阴翳,对面端坐之人的面貌模糊成一团暗影,辨认不清五官神态。体内那一篝熊熊烈火愈烧愈旺,摧枯拉朽地将自己炙烤到五内俱焚,眉眼微动,额角青筋绷起,面上却露了一个笑,张口咬出两个字来,几乎算得上是温柔婉转

“是我”

手指在刀柄上轻轻叩击,迈前一步,地砖上印下一道浅淡的水渍,大门被风扫在墙上,撞击出两声脆响。这声音如同弹开弩上机括,穿破僵滞气氛,身形应声而动,跃身向前,满心戾气凝结成一个字。

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裴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我自觉这话不该出自他的口中,如今天子治下,盛世昌平,无远忧近患,无民不聊生,无兵戈杀伐,无重赋徭役,太平盛世,不过如此。但这是万邦苍生的盛世,算来我与他隶属同类,鹰犬九流之辈,不偿有资格贪图染指,我们注定是泥淖间苟活的蛆虫,为太平生为太平死

十年,我了无奢愿。

十年,他该当勘破。

平地微澜,蓦地携剑惊风,他曾是楚王心腹,儒门黑手,对这禁内刀阵想必不会陌生,豁然剑之所指,正是阵中薄弱所在,戚风簌簌,短兵相接,是那两位同僚提刀格挡,刀剑错击,猝然寒铁铮鸣,铿锵入耳,恰似一声呼哨,引动风雷万钧之势。

兵行险招,以弱缺诱敌,直见人背门大开,遂快刀攻之,八方锁位,分进合击,往来纵跃,刺冽冽寒光交织成网,汇成一片精芒,岩洞散遣薄雾,虚虚实实,生生不息,密不透风,欲迷人眼

“杨慕。”

唇齿间溢出轻嗤一声,杀气愈沉,止息吐纳间忽提内劲,与同僚分身错位,白刃剜花,银光惑目,招招带杀,锋芒逼之肋下三寸。

“苟十年光阴,慕你的来世清平去吧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封善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百因必有果,你的报应就是我。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版务策划 版主管理

铜钱
7509 文
谷物
6989 石
纹银
500 两
年龄
0 岁
剧目
0 出
魅力值
0 点
武力值
0 点
声望
0 点

炯炯有神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黑曜 发表于 文兴三年十月十六日 (冬) 2019-11-26 11:4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
丹青
戏段
顾乔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早时是伶人唱技咿呀响,是十里长街灯如海,盛景安平,海晏河清。我怀抱一柄春水,即使是隐在城砖砌垒的暗处,也能从飘进耳里的童稚欢笑中闻得现世安泰,以至于我虽未身置其中,也能感同身受,笑意无端而起。

动而无声,惟明月窥我。脚下秋风纠缠,从不远处携来一盏秋灯,火烛已熄,烧漏了半边描山绘水的封面,堪堪送至我的脚下,我身形一顿,弯身将它捧起。

上头依稀可辨,写道是照彻乾坤,印透山河,不知出自那家手笔,笔走龙蛇,颇是有势。我将它高挂青墙之上,心中家国情义被牵扯拿捏,面上更是霜冷三分。

抬手一勾笠沿,指腹于上一划,露出轻松愉悦的笑意。我素也不是沉默寡言的性子,只身入皇城司,怕人说我年幼不牢靠,故而装的高深样子。我跟上她,从这短短相处中也大抵知晓她不喜言语,但这并不妨碍,我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,话语泠泠,伴雨而落

“大人,我这考核过是不是过了...”

“大人,以后我是跟着你么....”

“大人, 你跟我说句话嘛...”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GMT+8, 2020-1-19 13:03 , Processed in 0.194085 second(s), 54 queries .

© 2001-2011 Powered by Discuz! X3.2. Theme By Yeei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