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入世江汉(邀请注册)
查看: 405|回复: 10

[玄幻迷影] 【元旦活动】《猜猜我是谁》——秦梦阳&西门汤

[复制链接]

万宝商会 掌柜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389 文
谷物
229 石
纹银
80 两
年龄
28 岁
剧目
10 出
魅力值
32 点
武力值
61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荆湖路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剧目名称:猜猜我是谁
参与人员:秦梦阳,西门汤
剧中角色:沈路,沈途
剧目类型:现代,灵异,活动
关键词:未亡人,咳血,地宫,火化焚骸
剧情简介:潜入组织内部获取情报并和组织大佬干起来的故事,为何灵异请看正文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万宝商会 情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299 文
谷物
1020 石
纹银
20 两
年龄
34 岁
剧目
11 出
魅力值
5 点
武力值
63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广南路

拥有户籍【武器】鸡毛掸子

未结剧目0
晴朗的冬日里,云层像薄纱一样粘在天空。一群麻雀在广场中心聚会,不远处有一位男子坐在长椅上盯着地面发呆。他抬起胳膊,看了一眼表盘指针,眼神迅速的掠过四周,起身向小路走去。

一路上没有任何交谈,完全就是随性散步。懒散且漫无目的的兜着圈子,在小花园里来回闲逛,或者走得更远一些在街角驻足。街边的小店前有人正弯腰拨弄火炉,晦涩的目光从炉边发出,偷瞄着懒散散步的人和他身后的追随者。他在小道上兜兜转转,从居民楼狭窄的过道里穿梭。渐渐的靠近一片工业区,树木变得稀疏,长方形的灰色厂房一排连着一排立在光秃秃的水泥地上。

查看证件,经过扫描,检查通讯设备。之后穿过昏暗嘈杂的长廊,孤零零的一个房间被隔离在尽头。
房间里异常明亮且安静,一个穿着棉大衣鼻尖通红的男人靠在椅子前
“沈路?”
“是。”
男人向后仰着上半身,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,“上一次执行这个任务的人下场可惨的很。”他站起来,从书架上取出一本相册砸在桌面上。三角形的桌面异常稳固。相册里记录了许多不同寻常的东西:皮肤溃烂呕吐鲜血的士兵、被炸碎的女人身体、倒塌一半的大厦、宛如大屠杀过后的广场……最后的一张上一群人正在为一具尸体开膛破肚。
“最新的那个还没拍下来。据说是尸体还在确认……”男人刺耳的嗓音在脑海里不停震动,触目惊心的照片,四肢百骸都开始隐隐作痛。
“我不能死。”艰难的从嗓子里挤出话语,声音震得肺部疼痛难忍,“我的亲人还在外面等着我。我需要钥匙。”
“钥匙就在你脚下。”男人的语气突然变得冰冷。他从怀中取出一把手枪,“出了这扇门我们就是敌人。现在你有半分钟时间找到地下室。计时开始。”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万宝商会 掌柜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389 文
谷物
229 石
纹银
80 两
年龄
28 岁
剧目
10 出
魅力值
32 点
武力值
61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荆湖路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西门汤 发表于 文兴四年四月二十九日 (夏) 2020-1-13 16:15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沈途
壁炉里噼啪的烧着碳火,老式的西洋壁炉散发着暖色的光晕,室内没有点灯,只有壁炉的火光照耀着一小片光亮的墙壁,那壁炉的两旁有两座巨大的石像,一个雕刻着一只非人非兽,面露凶相的恶鬼,背生双翼,一双比他身体还要大上一倍不止蝙蝠翅膀,展翅欲飞,那双眼睛被涂成诡异的红色,盯着不知名的远方。另一只却人面蛇神,闭目而立,背上是一对天使之翼,她眉目确清秀慈和,仿佛天上仙子,只是那面容被明明灭灭的火光映的有些吊诡,并不看这人间。
康帝园的红酒香徘徊不去,酒液顺着手臂倾斜的弧度落在纯白珊瑚绒地毯间,勾勒出一道似血非血的红艳痕迹,剩余最后一滴停了手,门声响起,阴影中的大门吱呀打开,黑暗中只虚晃着高大的影子,他微微躬身,立在原地。

“他,来了吗?”

黑暗中传来自己略带笑意的声音,尾音微微上扬,带着一丝难以抑制的兴奋,片刻后黑影应是,紧抿的薄唇忽而上扬,抬起手上的酒杯,昂首倾尽杯中最后一口,倾斜的侧脸映上火色,缓缓睁开的瞳眸闪过一瞬间的深红。

“可不要让我等的太久……”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万宝商会 情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299 文
谷物
1020 石
纹银
20 两
年龄
34 岁
剧目
11 出
魅力值
5 点
武力值
63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广南路

拥有户籍【武器】鸡毛掸子

未结剧目0
放下相册,血的腥气从胃里翻腾至舌尖。打开门的一刹那,子弹擦着头皮射入墙壁之中。
地下室并不难找,但是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冲过去。不管那里面隐藏着什么,哪怕是更深的黑暗也要拿到钥匙
“我会救你回去。”心里默念着那句话,咬牙加快步伐冲向那扇门,关上通往地面大门的一瞬间,子弹在大门上发出金属的尖叫声。地下室的空气都静止下来,只有或者的心跳声和脚步声,隐隐的有光在前方。四周装饰着暗红色的宫纹壁纸,火光跳跃,四周的影子也随之跃动。
兜里唯一剩着一把尖刀,这是最后的希望。
到处都是冰冷的柜子和雕塑。地板上有一团酒红色的液体。是血还是其他什么——那不重要。这黑暗里或许有什么或者的东西在暗中窥视,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热度和呼吸就在身边。
小心翼翼地翻动物品——尽可能地不发出声响,不吵醒那家伙或许是个好计划。“一条项链,十字架。”垂眸看着翻找到的物品,伸手在面前握拳,降至心口喃喃自语,“感谢您。请原谅我的自私的创造出这一切。我尽力在改正它——阿门。”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万宝商会 掌柜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389 文
谷物
229 石
纹银
80 两
年龄
28 岁
剧目
10 出
魅力值
32 点
武力值
61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荆湖路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西门汤 发表于 文兴四年六月二十八日 (夏) 2020-1-28 11:37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沈途
黑暗逼仄空间的大门,黑红色的金属大门悄悄开启缝隙,微弱的光透出门外,在地面上拉开一丝光亮,像蔓延增长的金色线条伸向远方,光线在跳跃,明明灭灭欲动飞舞,如果仔细去看,那应该是火焰的颜色。

脚步声踏在地板上,踩在天鹅绒的地毯上不发出一丝声响,皮鞋上的黑色光泽却被灯火打下阴影,修身的西裤贴合着颀长的腿,衬衫纽扣系到最后一颗。

脚步由远及近,轻巧伸手从袖口中摸出一把纯黑色的匕首,黑色刀刃上有一条深红色的线,像是匕首留下的血,走近那人背影,他是如此的专注,嘴角高高扬起,狂热的目光从阴影中忽然显露,扭曲的嘴角露出兴奋的味道,被匕首闪烁的寒芒照亮。手臂高高扬起,自头顶向那人后颈落下,刀光夹杂着刀风,和冰冷至极的温度。

我等你很久了……哥哥……

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万宝商会 情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299 文
谷物
1020 石
纹银
20 两
年龄
34 岁
剧目
11 出
魅力值
5 点
武力值
63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广南路

拥有户籍【武器】鸡毛掸子

未结剧目0
背后生凉,一阵寒风向颈间扑来。瞬间的头晕目眩,眼睛费力的张开,光线好像都被人搅在一起,混沌的分不出轮廓。
黑暗里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沈途。他也在这里?这不该是他来的地方。心里一阵阵的发紧,喉咙口仿佛被棉花堵住,怎么也发不出声音。手背无意间贴近裤兜内的刀刃,冰冷的触感瞬间传到脑海中。“还有希望,有希望。”内心的声音在狂喊,浑身颤抖双膝险些跪下,挣扎着向旁侧逃跑,胃里一阵翻滚。眼前的光线慢慢染上鲜血的颜色。
沈途,沈途在什么地方?刚才的大厅吗?不可能,那里明明没有人。
靠在黑暗里屏住呼吸,一口气堵在胸口,胃里的翻滚更加。一阵抽搐,淋漓的鲜血从口中喷出。空气里顿时充斥着血腥味道。眼前事物渐渐清晰起来——混沌的光线渐渐明朗。周围只有黑暗,让人安心的黑暗。尽头有微光洒落,不知道通向哪里
回头已是不可能,尽力向前走吧。即使前方隐藏着更深的黑暗。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万宝商会 掌柜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389 文
谷物
229 石
纹银
80 两
年龄
28 岁
剧目
10 出
魅力值
32 点
武力值
61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荆湖路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西门汤 发表于 文兴四年七月十日 (秋) 2020-1-31 07:40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沈途
走廊上点着红色的蜡烛,烧尽一半的残骸堆积了厚厚的蜡油,一滴两滴落在地上,像是落下的血。

走廊的尽头燃烧着火光,透过一角没有闭合的门缝泄露着黑暗中仅有的光。远处传来脚步声,很轻很轻,像羽毛落在灰尘间。越过昏暗的光线,前方的男人晃晃悠悠的走着,远方的黑暗存着不知名的隐秘,它像个巨大的深渊,吸引着人们充满好奇的一探究竟,走近他,贴在他身侧,几乎是贴在他耳上,却又半点不与他触碰,轻笑声溢出喉间,在喉咙里滚出一声低沉的声音,仍带着笑意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“呐,我给你留了礼物……”

你会喜欢的吧。

“我在尽头等你。”

与他擦肩而过,却仿佛两个世界之间的交错,他走向远方,而自己落在他身后,脚步忽然停止,烛火被风吹弯,不轻不重的在脸庞打在一片阴影,微微转过身,长睫遮掩着瞳孔中流溢的光,隐隐透出一抹诡异的红色。

远方吱呀一声幽幽回荡,地宫之门正式开启,血与火的盛宴,是献给神灵最好的祭品。

别迟到呀,亲爱的哥哥。

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万宝商会 情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299 文
谷物
1020 石
纹银
20 两
年龄
34 岁
剧目
11 出
魅力值
5 点
武力值
63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广南路

拥有户籍【武器】鸡毛掸子

未结剧目0
那是什么地方,血和火的热浪直扑而来。微弱的光芒大盛,凝成耀眼的金红。在黑暗中行走的双眼已经习惯了没有光线的环境,突然闯入的红色带着灼热温度狂暴的占据整个视野。疼痛通过眼睛传至大脑,好像有尖锐的刀子扎进眼球。
这到底是什么地方,到处都滚烫的红色。谁知道那东西是什么……四周墙壁生着火焰。滚烫的红色也带着火焰,看不太真切,所触皆是滚烫的气浪。一步步艰难向前行,满目的红色渐渐有所区分。分出各种深浅浓淡。火狂舞着在身旁肆虐燃烧,烧焦的家具在空间里发出焦黑色,甚至有些木制家具已经开始碳化,露出里面暗红色的内芯。
钥匙,钥匙在什么地方。进来这地方已经够久了,诡异的雕像,忽如其来的袭击,最终都是为了把人逼向这诡异的牢笼。有人在轻呢这里放着礼物,会是什么大礼?
还有沈途。他会在这里吗,还是在更深处的某地。
神经被热度烘烤的脆弱焦躁,紧紧的绷着不敢有丝毫放松。单调的景象深处,藏着一个焦黑的人影
是他。
人影蜷缩着躺在一团火焰中,看那姿势十分痛苦。焦黑的身躯发出滋滋响声。喉口一窒,心脏怦怦跳动仿佛要跃出胸腔。泪水涌出眼眶和血液一起流落到地面,与那鲜红融为一体,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,舌头沉重的无法动弹,哽咽良久拿出小刀在四周疯狂刺切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你出来,出来!连露面都不敢吗!”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万宝商会 掌柜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389 文
谷物
229 石
纹银
80 两
年龄
28 岁
剧目
10 出
魅力值
32 点
武力值
61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荆湖路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西门汤 发表于 文兴四年七月十二日 (秋) 2020-1-31 18:24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沈途

“徘徊在人世间的悲哀灵魂,沾染了尘世间的污秽,唯有火焰才能洗净一切。”

低沉男声缓缓响起,从火焰中显出身形,黑色西装,红色皮鞋像被血水渲染,眼中仍是那一抹诡异的红,透过巨大焚化炉的火焰在黑暗中灼灼生光,火焰映亮了这尽头房间,攀上墙壁,跃上房梁,墙壁上密密麻麻的画着无数诡异的咒文,顶端的天花板上有一副巨大的画,画中仙女慈悲面庞,张开一对美丽的天使之翼,她直直望着火焰中心燃烧的尸体,睁开的眼中没有瞳仁,眼白是鲜血一般的赤红色。

“欢迎光临,我的哥哥。”

身影逐渐显现,眯着眸子打量着他,苍白的脸庞,嘴角还带着血,像是看到一场好戏,张开双臂,向他绽露笑颜。

“好久不见,我是真的很想你……”

脚步穿越人前,停留在火焰烧毁的尸体前,伸出手去,手心感受着炙热的滚烫,却仿佛不觉得疼痛一样,将那人翻转过来,半蹲在他面前,手伸向尸体脸颊,手背被火焰点燃,燃烧着跳跃的火光,手心却轻柔抚过那脸颊:“呐,哥哥,这样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了吧。”

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万宝商会 情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299 文
谷物
1020 石
纹银
20 两
年龄
34 岁
剧目
11 出
魅力值
5 点
武力值
63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广南路

拥有户籍【武器】鸡毛掸子

未结剧目0
低音响起,好似有人在暗中祷告念咒。火焰里升腾起不知名的身影,血凝成人形,渐渐显露出熟悉的模样——
这不可能。他明明……沈途……从火里生出来的是什么怪物?
理智的最后一根弦被灼烧发烫,挣扎着扔下那具焦黑尸体扑向来人。沈途,我的亲生兄弟。他不该是这个样子,记忆里的他永远穿着干净的衣服,背带牛仔裤,跟在身后嚷嚷着要买五角钱一支的雪糕……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一副恶鬼的模样?
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大约是父母开始吵架,还是他悄悄的辍学去了外地开始?亦或者在那两年动乱时光里,瞒着父母去黑市交易的不止我一个……
高昂的赏金,钥匙,对自由的希望。在经历了父母亡故之后这一切都显得格外重要。我需要这笔钱。为了我,为了沈途。我们得活下去——但绝不是这样活下去!
颓然的走上前去,伸手抓向熟悉的身影。手掌心握着一捧空气,散发着血腥气味。没留下任何痕迹。在抓过去,依旧是一团空气。腿一软倒在炉边,抬头看见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眸。缓慢且痛苦的闭上双眼。
我曾经的所有信念,如今悉数飘散。绝望的情绪冲出身体,化成一声哀嚎破体而出,转身投入熊熊燃烧的焚尸炉中。炉火正旺,燃烧着那具尸体。尸体在火焰中伸展开四肢——一模一样的四肢。焦黑的脸庞。这一次,冰凉的触感终于落在脸颊,沈途用自己的手抚摸这具尸体。
我终于可以触碰到他。在被火焰吞噬的前一秒,我终于找到了我最后的信念。
沈途,我一直在。
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万宝商会 掌柜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389 文
谷物
229 石
纹银
80 两
年龄
28 岁
剧目
10 出
魅力值
32 点
武力值
61 点
声望
0 点
◇户籍◇
荆湖路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西门汤 发表于 文兴四年七月十二日 (秋) 2020-1-31 23:43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沈途
红色的光落在他的眼中,深黑色的眼眸被赤橙的火光染透,在黑与白的世界中,渐渐幻化成了一抹深红,那是和自己一样的眼。

焚化的尸骸在火焰中变作飞灰,拥有天使之翼的神灵闭上了双目,这座阴阳交错的宫殿,生与死早已失去了标准,未亡人行走阳间,而尽头终会迈入另一个世界,这是与神灵的约定。

愿望,总要付出代价。

火焰烧过手心,却像与另一个平行世界交错而过,最后一缕残碎的火焰熄灭与虚无,却在冰冷的空气中触摸到了新的温度,虽然冰冷,但填满了空虚的心口,记忆纷至沓来,来自遥远的时空,早已遗忘于时间的尽头,陌生而又熟悉,欢笑声穿过火焰,在脑海中呼啸而过,记忆中的少年们跑过洒落金沙的海滩,跑向远方。

原来那些就是心头缺失的东西,恍然间又看到那个人的眼,那些遗忘的记忆终于又发出耀眼的光,张开的双臂,终于紧紧相拥了彼此。

我的代价是成为地宫的主人,做新的使者。

而愿望,是你。

与你一起。

——结——

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
回复 开戏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GMT+8, 2020-8-16 00:43 , Processed in 0.185294 second(s), 65 queries .

© 2001-2011 Powered by Discuz! X3.2. Theme By Yeei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