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入世江汉(邀请注册)
查看: 348|回复: 50

[民国怀殇] |参差倒错|——原创

[复制链接]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本帖最后由 卜皓 于 2021-3-30 11:47 编辑

       剧目名称:参差倒错
       参与人员:卜皓  谢素衣
       剧中角色:翟恩毅  苏漾(苏槿薇)
       剧目类型:原创
       剧情简介:(部分魔改,娱乐之用请勿较真)


      1945年2月,翟恩毅收到已故好友迟来的信件,信上提及往日旧情,并求翟恩毅若是见到其妹必要收留。
      翟恩毅利用职务之便展开寻人工作,却始终没有结果。
      3月10日,军统一处处长来信约他共进晚餐,信中提及苏漾二字。
      翟恩毅稍加思索便毅然应邀,等着他的却是一场天罗地网。



[发帖际遇]: 卜皓逛庙会的时候钱袋被偷,追贼千里终于抢回,纹银+2 两 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卜皓 发表于 文兴九年三月二十七日 (春) 2021-3-30 12:2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卜皓 于 2021-3-30 20:52 编辑

---------------第一幕----------------


新世界大酒店歌舞厅灯红酒绿,水晶灯上一粒粒璀璨琉璃映流光飞转。

穿旗袍的女郎在前引路,翟恩毅紧跟其后,他照旧是黑色大衣,窄檐帽略微压低,配着他不苟言笑的脸,与周围那些面带微醺的人格格不入,他却依旧自顾自的做派,大步进了包间。

女郎关门退出,包间里够十人的大桌却只做了一个人,他正是军统一处的罗处长。他亲自办宴,只请翟恩毅,可见其态度。

见翟恩毅来,罗处长稳坐椅中,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,脸上笑容和善:“翟处长,快请坐。”

翟恩毅眉头微蹙却并不落座,罗处长也不急,哼笑一声:“我还怕你不肯大驾光临,如今既然来了,坐与不坐又有何不同?”

翟恩毅冷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来。”

“那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吧?”罗处长始终面带微笑,将一杯酒推向翟恩毅:“这杯酒我敬你了,喝不喝便看你的了。”

翟恩毅目光落向酒杯,并不吭声,罗处长便自行起身,是要出门的样子,临走时与翟恩毅错身而过,不轻不重地落下一句:“这人情算你欠我的,往后再慢慢还吧。”

罗处长走了,转而又进来一个女郎,翟恩毅看她,心中猜到她的身份,却不贸然询问,只等她开口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玄机阁 坛主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561 文
谷物
691 石
纹银
16 两
年龄
41 岁
剧目
2 出
魅力值
11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本帖最后由 谢素衣 于 2021-3-30 16:25 编辑

苏漾
迷暗的灯光四射将整个舞厅纳入一片声色犬马之中,靡靡之音绕梁穿骨,放浪形骸之人遍地都是,好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销金窟。

身上的演歌服还没有换下,裹出凹凸有致的身材,苏漾靠在墙上,整个人都没在了黑暗的沼泽里。指腹随着那节奏在墙上一下下轻轻敲着,一双睫毛在眼下投出了浓密的倒影。

那门开了,走出一个人,在苏漾肩上拍了拍,低头在她耳边低声道。

“希望苏小姐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,不然……”

后面的话他没说完,只是抵在她腰上的一禀冰冷冷的枪口告诉了她答案。她扬眸一笑,黑色的眼线将她丹凤眼勾得极深,眼里的媚意融入一汪春水,连带着嘴里的话都软了。

“罗处长,您哪儿的话……”

黑色的蕾丝布料包裹着纤细的手指覆上红唇送他一个飞吻,愉快得推开那扇厚重的命运之门。一眼就望到了那个人,他肩很宽,将那一件黑色大衣撑得很挺,拉平的唇角没有一丝弧度。很难想象苏维哲那个笑面虎是如何和他成了好友。

锋利的高跟鞋踏出声声脆响,在他对面停下。苏漾没有拉开凳子坐下,只是微微躬了身子,柔荑支在椅背上。苏漾微歪了歪头,发饰上的镂空丝网恰好遮住了半边凤眼。透着那网看他,他也好似分崩离析了一样。

室内的灯光比舞厅内要亮堂许多,紧身的束腰衣将那一对儿丰满挤的分明就要呼之欲出,胸口前大片的白皙堂而皇之的亮在他面前。苏漾的手,似情人的手,缓缓拂过那一侧锁骨定在那颈窝中,红唇勾出一抹笑意,嗓音端的是歌女的柔情蜜意。

“听说你在找我?是要听歌,还是要陪睡?不如让我猜猜可好…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卜皓 发表于 文兴九年三月二十七日 (春) 2021-3-30 17:10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卜皓 于 2021-3-30 17:12 编辑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翟恩毅半点不接她的茬,纵然面前的人极致妖娆,但他却还是那副蹙着眉的样子,只是面向罗处长时的戒备松懈了些许,他取下帽子,将整个脸展露在她面前。

翟恩毅不过31岁,却因为经常蹙眉弄得眉间几道沟壑,他更常年从事侦察工作,眼里自然有看穿一切的锐利,与同龄人算是差了许多,猛地看去,说四十岁也不为过,风衣下是规整的西服,白色的衬衫,一丝不苟得像他整齐的发型。

他此刻看着女郎,便从她的发丝,眉眼,一直到她的手指的皮肤都看了一遍。

简单梳理出了几个结果,她确实是风尘里的人,她展露身体的神态里没有半点羞涩,是个纯粹的老手,她受过系统的教育,说话眨眼都有特别的情调,而这一切与她的身份并不冲突,至少证明她不是临时找来的演员,更不是军统的人,军统里的女人不会干这种事情,若她们能牺牲到如此地步,共党也不至于如此猖獗。

“你认为我找你做什么?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玄机阁 坛主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561 文
谷物
691 石
纹银
16 两
年龄
41 岁
剧目
2 出
魅力值
11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苏漾

“我叫什么名字?”

一句反问,却突然笑出了声音,震的连整个身体都直了起来。

“你都知道又何必问。”

苏漾拉开椅子双腿交叠坐着,网袜将一双均匀修长的腿包裹着,但隐约露出的肌肤带着一丝张扬。层层交叠的裙摆堪堪遮住大腿中部。指尖自那双乳中间摸出一支烟来叼在唇中间 牙齿轻轻咬着烟嘴。手在腰际摸了一圈,也没摸着东西。

“喂,有火么。”

问似乎也白问,没指望他回答。两指夹了香烟在手中,烟嘴上还留着一圈唇印。她吐了一抹不存在的烟圈,抵了下巴打量着他。

“我苏漾也算是这新世界有头有脸的人,男人找我能做什么?当然是爱。”

[发帖际遇]: 谢素衣逛庙会的时候钱袋被偷,追贼千里终于抢回,纹银+1 两 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卜皓 发表于 文兴九年三月二十七日 (春) 2021-3-30 17:34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卜皓 于 2021-3-30 17:37 编辑

若她真是苏漾,那她就比他一开始预想中的样子差了许多,她或许并不需要救助,若让翟恩毅管她的事,他首先便要教她自爱。

翟恩毅仔细看着她的举动,甚至当真从兜里拿出火机来,他往她身边走了几步,浓郁的香水味便先一步侵入他的鼻腔,他点起火,将那一株火苗放到她面前。

“你哥哥叫苏维哲?”他点到即止,目光全落在她脸上,此刻比刚才更近,连她呼吸的频率也在他的计算里。

“你很享受这里,想这样待一辈子?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玄机阁 坛主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561 文
谷物
691 石
纹银
16 两
年龄
41 岁
剧目
2 出
魅力值
11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苏漾

他送火而来,她必亲自相迎。

苏漾叼着烟福身过去接了火,狠狠吸了一道。还未来得及回味那烟草的味道,就被他的话呛了一口。

本是意料之中,却偏装意料之外。

“苏维哲?我那个不怎么好命的哥哥么?听说前阵子死了,还让我去收尸来着。怎么,你认识?”

烟雾在二人之间缭绕,一时间竟迷了她眼,苏漾半眯着眼靠在椅背上抬头看着他,很高大,将她的光都罩住了。

“时也命也。你认为呢?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卜皓 发表于 文兴九年三月二十七日 (春) 2021-3-30 17:52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翟恩毅看着她的脸,直视着她的目光,而后拉动了她身边的座椅,以十分贴近她的距离坐下。

他也掏出烟来,是红壳的门德哈,他慢慢地抖出一根,漏出来些许烟丝落到了地上。

他端着火机,咔一声点燃,煤油味道又一次飘散,这回烟更多了。

“谁通知你去收尸?你见到尸体了?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玄机阁 坛主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561 文
谷物
691 石
纹银
16 两
年龄
41 岁
剧目
2 出
魅力值
11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苏漾

他靠的极近,身上的烟味儿烈得有些呛鼻。

她皱了皱鼻尖抬手挥乱那迷乱的烟,好看清他那一双深邃的眼,他的眼里有太多,家国情仇,还有那微不可查又可笑的友情。

“你不清楚吗?见与见不到尸体重要么?

总之我也是认不太清的。囫囵一指便是了。”

两指夹着烟方向正指向他,莞尔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卜皓 发表于 文兴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(春) 2021-3-30 18:36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他死之前你就在这里了?他知道你在夜总会上班吗?”

翟恩毅对她的答案并不满意。

罗处长的酒还在桌上,就像她此时的态度,人在这里,爱信不信,她并未捏造任何故事,甚至也没说什么有用的话,严格来说确实像个被路人问及家事的人该有的态度。

“罗处长让你来之前,没对你说什么吗?或者嘱咐你什么事。至少给你说说我是什么人。”

有时候询问并不会得到答案,但对方回答的过程会流露出真相,翟恩毅善于此道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玄机阁 坛主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561 文
谷物
691 石
纹银
16 两
年龄
41 岁
剧目
2 出
魅力值
11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本帖最后由 谢素衣 于 2021-3-30 19:53 编辑

苏漾

他的话愈加禁逼,她倒是愈加轻松了。

苏漾深深吸了口烟,夹着烟的手搭在椅背上。双腿换了个方向,复又交叠在一起。左腿迈过来的时候,那一瞥裙底风光,可能被他看见了,也有可能没看见,好似在他衣摆处碰了一下。

“苏维哲之于我,和你之于我,没有什么太大区别。”

她手指隔着薄如蝉翼的手套将裙摆甩了过来搭在腿边,俯身贴近他面,红唇贴着他锁骨,极近,却未靠上。

“现在换我了。你对他这么有兴趣。不如你说说你和他的关系。

还有,姑娘我是很贵的,按点付钱,你懂么?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卜皓 发表于 文兴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(春) 2021-3-30 19:58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一场明目张胆的勾引,翟恩毅感到她的香软都进了怀里,布料缠绕着她的臀,早就把她身体的形状展露无遗,他看在眼里,面上却没有任何神色,只在她几乎贴上他锁骨的时候,轻轻蹙起眉,又是那道深深的沟壑。

他也有动作,只是他飞快地按住了她的裙子,丝滑的裙摆顺着她臀部往上,一直被掀到后腰上,黑色的丝袜遮不住她浑圆的臀部,那臀尖上,指甲盖这么大的一片胎记,像一点墨迹染了宣纸。

翟恩毅看着这点胎记,顿住了手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玄机阁 坛主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561 文
谷物
691 石
纹银
16 两
年龄
41 岁
剧目
2 出
魅力值
11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苏漾

他动作之快,她猝不及防。

寒凉的空气直袭而来,苏漾下意识紧握成拳却也没有打出去。是要习惯,这新世界里的恩客不都如他这般,还指望他和谁与众不同。裙摆没有放下,反而将整个下半身赤裸裸曝露在他眼底。

指节勾了他衣领整个人都贴到他面侧,他耳后的痣都看的清晰分明。蓦地轻笑出声,贴在他耳根。

“原来这位爷也是会心急的,只要您钱给的足,我便一丝丝都给您看的干净。这就当是预先给您点甜头如何?”

苏漾牵着他手握上软腰后的丝带结,只要他一拉,整个束腰衣都会四散开来。因为她除了臀上有一块胎记,胸下还有一款红痣。若他要确定,那便是整个人都会给他看遍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卜皓 发表于 文兴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(春) 2021-3-30 20:44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卜皓 于 2021-3-30 22:21 编辑

翟恩毅却没有再看,将面前温香软玉视若无睹,像路过了不感兴趣的货摊,他站起身来,从袋中掏出一袋银元摆在桌上。

“我想知道的就是这些,”他终于看向她,给了她一页地址:“如果你有一天不想在这里待,就到这个地方去,我应承了你哥哥要帮你,就必定会保你平安,但这乱世,纵然是我也未必有明天,你想清楚,便来,若不,那就由你自己。”

他不轻不重的丢下这句话,便从包厢里走了出去,留下屋里的人。

他离开新世界,拒绝了下属的车,而是在夜色中步行,他走得很快,几乎有些微喘,到家时他已经汗湿了后背。

而后几天他便将此事忘记,专注于侦察工作。
----------------时间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

近日翟恩毅得了消息,军统那边行事有些奇怪,其中包括罗处长在内的几个人,突然改了喝酒赌钱的毛病,终日思考着什么,像是一场大计划;共方面也破获了一些信息,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情报网络正在浮出水面。

但共在这方面过于机警,他们的情报网络依托于最底层的人民,送牛奶的工人、拉车的车夫,蹲街的摊贩,他们仿佛无处不在,但通过这些人,背后却关联到了一个军统的人身上。

此事属于机密,翟恩毅连夜审了两个人,早上十点才从看守所离开。

春日已近,风总透着些许的刺骨,将树上残叶垂落,翟恩毅坐在车里,瞧着车外人佝偻前行,有摊贩,有乞丐,还有拉车的车夫与工人,这些人中都出过共。

翟恩毅瞧着,却见一抹红色身影,像要凭一己之力将初春樱粉化作深秋枫红。

翟恩毅没有叫人停车,但车却到了地方,翟宅开了大门,等着他进去,他从车上下来,目光却看向她。

还是不发一语,他习惯等对方讲话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玄机阁 坛主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561 文
谷物
691 石
纹银
16 两
年龄
41 岁
剧目
2 出
魅力值
11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=苏漾=

冬末的时候,春天就快近了。

路上的梧桐树光秃秃的,连一片叶子都没有。苏漾低了低头,看了眼手中的那一页纸。纸上苍劲有力的字体一如其人,想起那日他的样子,她不禁笑出了声音。

红色的高跟鞋在柏油路上踢踏,一个旋身又落在了一片落叶上,发出“吱哑”一声。手指勾起那被风吹入口中的长发挽到耳后,一双明眸落在了那远处的宅邸上。

这是宿命,不是吗?

那日的相逼还在眼前,闭上眼她还依稀感觉得到他身上那浓重的烟味儿,没忍住,她打了个喷嚏。呵出的白气将她整个脸都模糊了。越靠近那栋宅邸,越觉得寒气逼人。连毛呢外套都抵挡不住这刺骨的冷意。

他来时,她似乎已在门口等了很久。

苏漾转头看向他,身体似乎有些僵硬,脚崴了一下,匆忙间她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袖稳住了身体。鼻子好似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儿,她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。待站稳了身体,才抬头看向他。素净的脸上未施粉黛,只是那嗓音里的娇软依旧如此。

“你叫我来这地方,我便来看看。不过,你和我那个不亲的哥哥是什么关系?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卜皓 发表于 文兴九年四月八日 (夏) 2021-4-2 09:3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卜皓 于 2021-4-2 15:29 编辑

许是上次见面的时候翟恩毅做了些过分的事,如今再见苏漾他倒有些愧疚。

他一眼就看穿了这位红衣的小姐虽是火辣,但其实早就被寒风吹透了,他上前去,低声说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苏小姐里面请。”

翟恩毅在调查处权力极大,也做惯了说一不二的人,他开口,自然不容许别人拒绝,他迈步往里走,苏漾便只能进去。

这院里有一栋洋房,小三层,完全是西式建筑,管家老何迎在门口,他身边还有个不到十岁的小子,穿着小西装,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,见翟恩毅身后有个漂亮的小姐,不禁睁着一双眼盯着她瞧。

翟恩毅到了门前,指挥管家:‘苏小姐是客人,命人奉茶,再送个炭盆来,你带小少爷去书房看书,我等会儿再去抽查课业。’

小少爷圆嘟嘟的小脸瞬间就没了神采,像被暴晒过的花,蔫了下去。

他们走了,翟恩毅继续领着苏漾往里走,越过了宽敞的客厅,径直去了书房。书房里大书柜立了足有四个,书桌临窗,旁边还有一套皮沙发,十分宽敞。

“你先坐。”

翟恩毅自己则往书柜去,在两本书的中间取出一封信来,他看着信,有片刻的停顿。此时侍女送来茶水喝炭盆,翟恩毅从思索中回过神来,将信放到了茶几上。

“这是你哥哥给我的信,”翟恩毅在她对面坐下:“如果论关系,我与他曾是同窗,而后我们被安排了不同的工作便各奔东西,我也没料到,学校一别竟无相见之日。”

他又停顿了片刻,目光落在信上,白色的信封印着四方的红框作为装饰,正中是苏维哲的毛笔字,苍劲有力地写着翟恩毅先生啓。

苏维哲此人贯爱开玩笑,也喜胡乱给人取外号,兀自选定一个名称便以亲昵为由长挂嘴边,翟恩毅当然也被他取过不少昵称,同窗几年,如此正经见他连名带姓地称先生,竟然是在信封上。

翟恩毅让自己看向苏漾,仔细地看着她的五官,竟也确实从她身上看到了苏维哲些许影子。

“他托我照顾你,你有需要只管找我提,能力之内必定相助。”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玄机阁 坛主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561 文
谷物
691 石
纹银
16 两
年龄
41 岁
剧目
2 出
魅力值
11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本帖最后由 谢素衣 于 2021-4-2 16:04 编辑

=苏漾=

他的话不容置疑,她也没打算置疑。

进入这栋宅邸本就是她的第一个目的。

随他进入时,苏漾目不斜视,好似对这洋房并没有什么好奇之处。也是了,自从成了歌女,又有什么样的洋房没见过呢,不过这一栋更大更华丽些,一丝丝都看不到老祖宗的影子。像他,也不像他。

门口的小公子倒是很有意思,情报里好像提及过是他哥哥的孩子。这翟恩毅倒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来找“苏漾”了。

苏漾坐在书房里那一个单人皮沙发上,许是白天,她连坐姿都收敛几分,双腿交叠并在右侧,脊背挺得笔直。翟恩毅拿出的信就在桌上,她的目光落在那信上许久,但并没有拆开来读的意思。

视线从信落到他脸上,早晨的日光不骄不躁,将他眉心的沟壑勾勒的清晰深邃。她抬手将一绺碎发挽至耳后。

“就如那天我所说的。他之于我,与你之于我,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本就是自幼失散,就算认回除了那一丝的血缘关系也没什么亲情可言。你实在没有必要如此上心。”

话落至此,或许是本心的那一丝不满在作祟。至于不满什么,苏漾自己也说不清楚。她动了,纤细的手撑着茶几沿,倾身向他。一双眼将他瞳孔里的倒影看的分明。唇角上扬,挂着一抹嘲讽道。

“翟处长还是收着吧,说什么照顾呢?给钱还是照顾生意?那你与那些恩客又有何不同。不过是一丘之貉。有本事你娶我,明媒正娶。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卜皓 发表于 文兴九年四月九日 (夏) 2021-4-2 14:33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翟恩毅没料到她会提出这种要求,这远超于他的预期,乃至于他始终内敛的情绪都外露到了表面,但也只是短暂的一瞬,他沉下脸来,在心中计算了许多可能性,但他最愿意相信的一种是,一个漂泊无依的女人,一个常年在歌舞厅见惯了世态炎凉的女人,心里想要一个家。

“你想清楚,我虽然身居要职,但现在局势并不稳定,内外因素之下,身份再高的人都未必能有好下场。”更何况,他调查贪腐,一直都在阻止不法者动国家的利益,这无意义挡人财路。

关于死亡,翟恩毅想得很清楚,但他更清楚的是,若再没有人去阻止那些人,国将不国。

“你如果只想要个阔太太的身份,我可以帮你寻一个好人,身份和收入必不少于我。”他语重心长,不掺杂半点私心:“我已将侄子过继到我名下,你若嫁我,即便明媒正娶,你也要给他做后妈,你当真愿意?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玄机阁 坛主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561 文
谷物
691 石
纹银
16 两
年龄
41 岁
剧目
2 出
魅力值
11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=苏漾=

翟恩毅那一番语重心长在苏漾看来颇为可笑。如今时局动荡,朝不保夕,人人自危。他以为苏漾只要一个阔太太的身份,也把她当成了一个肤浅的女子,也罢。

她起身走到他书房的窗前,扶上那窗棂放眼远眺。

“翟处长,这世间还有好人么?”

她没有回答他的问话,反而回以一个问句。

关于这时代,苏漾在新世界看的很清楚。翟恩毅是一个难得的好人,只可惜与她是对立面。

她手指在窗上轻轻敲了两下回身迎向他。

“你即受苏维哲所托,就该好好照顾我。当后妈不是你操心的事儿。

还是你没自信你能’照顾’得好我?”

她微侧了头看着他,言语中难得有几分打趣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

铜钱
1182 文
谷物
955 石
纹银
81 两
年龄
32 岁
剧目
1 出
魅力值
19 点
武力值
12 点
声望
0 点

拥有户籍
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卜皓 发表于 文兴九年四月十日 (夏) 2021-4-2 18:08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比起能不能照顾好,翟恩毅考虑的是,一时冲动会导致付出更多,但付出的人绝不会是他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便如你所愿。”

翟恩毅言出必行,次日便问过了新世界的规矩,得知苏漾这样的舞小姐并不存在赎身,或者说她愿意或不愿意去了任何地方,都没有人在意。翟恩毅派来的管家便当天就给苏漾换了个稍微体面一些的住处,又过三天,翟恩毅便派八抬大轿把她迎进了门,甚至照习俗开了酒席,请了不少人,大部分都是中统的,军统罗处长不请自来,空着两手便上门吃酒,席间与他攀亲,嘴上说什么寻妻的恩情,潜台词满满都讲翟恩毅欠了他恩情,往后要是翟恩毅公事公办,他就是忘恩负义。

翟恩毅心里清楚,却不愿意去解释,任由他随便说去,只是顶头上司叶局长对此事颇有微词,敬酒之时专门拉他到人少处,低声提醒:“你书香世家,为人一向谨慎,怎么也会着女人的道,酒色财气都是害国的病根,你应该比我清楚。”

翟恩毅是叶局长提拔起来的人,行事上常不问缘由任他做主,可以说给足了信任的,亦师亦友,今天被他如此敲打,翟恩毅汗颜,却也只能说:“请局长放心,我娶她全因承人恩情必要归还,不是罗处长讲的那些..”

叶局长怎样的人物,他才不管翟恩毅如何应答,只是恨铁不成钢地叹息一声,未到开席便拂袖而去,经这一闹,宾客也都有些拘束,早早就吃过散了,就是罗处长走前非要拉着翟恩毅的手,满嘴乱夸,称兄道弟,最后也是一抹嘴上的油,出门去了。

翟恩毅回了屋去,大红的盖头下,窈窕女子静坐屋中,他望着她说:“不论今后如何,都是你自愿选的路了。”

第二天一早翟恩毅便离了温香软玉,照旧上班去了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GMT+8, 2021-4-19 04:30 , Processed in 0.274422 second(s), 83 queries .

© 2001-2011 Powered by Discuz! X3.2. Theme By Yeei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